当前位置: 审判执行动态 -> 案例评析

陈明伟诉罗永岗、罗彦成故意伤害案

  发布时间:2014-12-08 11:54:26


[裁判摘要]

我国刑法规定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的行为为故意伤害罪。

“疑罪”是指司法机关对被告人是否犯罪或罪行轻重难以确证的情况。“疑罪从无”原则是现代刑法“有利被告”思想的体现,是无罪推定原则的具体内容之一。即:既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又不能证明被告人无罪的情况下,推定被告人无罪。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一)项规定:“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该条第(三)项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根据该条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推定被告人无罪。  

[索引]

一审法院:哈密市人民法院2010)哈市刑初字第9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案情]

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明伟,男,19591025日出生于四川省简阳市,汉族,高中文化,农民,住哈密市天山乡西戈壁阿卡尔开发区。

被告人罗彦成,男,1954101日出生于甘肃省高台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哈密市天山乡西戈壁阿卡尔开发区136号。因本案2010220日经法院决定被取保侯审。

被告人罗永岗,男,197612日出生于新疆巴里坤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哈密市天山乡西戈壁阿卡尔开发区136号。因本案2010220日经法院决定被取保侯审。

自诉人陈明伟诉称:2009720日早晨,被告人罗彦成闯进我家,说我家地中的水阀没关,我去地中关闭水阀后回家。被告人罗彦成又一次闯入我家,说我家另一块地的水阀没关,我遂来到地中,在地东头低头查看水阀时,被告人罗彦成、罗永岗趁机将我按在地上殴打我致我晕倒。我醒后刚想爬起来,被告人罗永岗又用脚踹我,造成我左侧三根肋骨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经法医鉴定为轻伤。我要求追究被告人罗彦成、罗永岗的刑事责任,并赔偿我经济损失45275.26元。

被告人罗彦成辩称:我没有殴打自诉人陈明伟。

被告人罗永岗辩称:自诉人陈明伟在低头看水阀时,我抓住他的领子,打了他两拳,并与他互相撕扯,后我将他按倒在地,并压在他身上。我父亲罗彦成将我从自诉人身上拉起来后,我朝他屁股上踢了两脚。

辩护人认为:自诉人陈明伟的轻伤与被告人罗永岗的伤害行为没有因果关系,其指控被告人罗永岗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法院查明:自诉人陈明伟和被告人罗彦成两家土地相邻。2009719日夜罗彦成家田地开阀浇地,其发现陈明伟家地中的水阀没关。次日早晨7时许,罗彦成到自诉人陈明伟家让其关闭水阀,陈明伟到地中关闭水阀后回家。罗彦成发现陈明伟家另一块地的水阀没关,便又来到陈明伟家叫其前去查看并关闭水阀。自诉人陈明伟和被告人罗彦成来到陈明伟家地东头,此时被告人罗永岗也来到陈家地东头。陈明伟查看水阀,发现水阀未关,但辩解水阀原本是关好的,被告人罗永岗遂抓住自诉人陈明伟的领子,和陈明伟撕扯在一起,并朝陈明伟头上打了两拳,将其按倒在地,陈明伟从地上爬起后,罗永岗又朝陈明伟腰上踢了几脚。陈明伟于2009720日到哈密市人民医院治疗,被诊断为:1、左侧第78910肋骨骨折;2、左头枕、左耳部、口唇部软组织损伤;3、腰背部、左臀部、右股部软组织损伤。20091117日经法医鉴定,自诉人陈明伟头部、左腰背部软组织损伤属轻微伤;左侧第78910肋骨骨折并有明显错位,属轻伤。(程度偏重)。

[审判]

    法院认为:被告人罗彦成因邻地用水纠纷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自诉人陈明伟致轻伤,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自诉人陈明伟指控被告人罗彦成犯故意伤害罪,缺乏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由于被告人罗永岗的犯罪行为给自诉人陈明伟造成的经济损失,被告人罗永岗应予以赔偿。辩护人认为自诉人陈明伟指控被告人罗永岗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成立的意见不能成立。辩护人认为,陈明伟没有关闭自家地里的水阀,导致本应流入罗彦成地里的水有一部分流入陈明伟地里,据此认为陈明伟对于引发打架亦有一定过错,应当减轻被告人罗永岗的赔偿责任的意见不能成立。自诉人陈明伟不具有刑法上的过错,没有首先出手伤人或者恶意用言语激化矛盾引发打斗的行为。不得减轻被告人罗永岗的赔偿责任。

被告人罗永岗向本院预交了对被害人的经济损失的赔偿款,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

哈密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罗永岗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宣告缓刑一年零六个月。

 二、被告人罗彦成无罪。

三、被告人罗永岗赔偿自诉人陈明伟经济损失21050.66元。

四、驳回自诉人陈明伟的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疑罪是指司法机关对被告人是否犯罪或罪行轻重难以确证的情况,是司法实践难以避免的常见现象。疑罪从无原则是现代刑法有利被告思想的体现,是无罪推定原则的具体内容之一。即:既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又不能证明被告人无罪的情况下,推定被告人无罪。疑罪从无的司法原则不仅仅是解决刑事疑案的技术性手段和原则,它的确立在更为广泛的范围内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它折射出我国在法治建设进程中对法律价值的重新协调和平衡。在关注保护社会之外,对公民人权的保障和尊重、它是现代刑事司法文明与进步的重要标志之一。

    本案中,自诉人陈明伟除向法庭提供自己的陈述外,未能出示其他证据证实罗彦成对自己实施了伤害行为。罗彦成对自诉人陈明伟的指控予以否认,辩解自己并未殴打陈明伟,本案还有一名同案被告人罗永岗。但被告人罗永岗供述,罗彦成并未殴打陈明伟,罗永岗和陈明伟撕打时,罗彦成还将罗永岗同陈明伟拉开。故对自诉人陈明伟指控被告人罗彦成殴打致其轻伤的事实难以确证,仅凭被害人陈明伟的陈述不能确定被告人罗彦成对其实施了人身伤害的行为,更不能确定罗彦成有罪。根据现代刑法有利被告原则,应当适用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项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根据该条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罗彦成有罪的,推定被告人罗彦成无罪。

责任编辑:李鹏    

文章出处:哈密市法院刑事审判庭    


关闭窗口